·网站首页 ·贵州手机报 ·投稿 ·96677 ·新闻排行 ·繁体 ·RSS ·ENGLISH ·日本語
关键词:
多彩播报  新闻  评论  专题  策划  宽频  名博  社区  权威发布  社情民意  文化  教育  旅游  公益  健康  娱乐  图片  企业  工业  电商  黔茶  金融  汽车  国内国际
您当前的位置 :多彩贵州网 > 贵州都市报 > 要闻  
当手机没了信号
2015-12-01 07:35 来源:多彩贵州网-贵州都市报 作者:刘佑清 杨兴波 编辑:陈燕
贵州手机报 | 新闻客户端  | 新闻热线:96667 | 投稿

  晓羽搬新家了,原本以为可以过上新的生活。然而,手机信号的问题却让他好一阵苦恼。他并没有想到,偌大一个小区,也算是在城市里,怎么手机却没有任何信号呢?很长一段时间,他为了打个电话,要跑到小区大门口。而经常,朋友们电话都找不到他,认为他又“失联”了。

  他不得不为家里安上一个座机,然后在朋友圈说,如果手机找不到我,那说明我一定在家,请拨打座机号码。

  和晓羽一样,贵阳市许多楼盘,特别是高层建筑,手机信号都偏弱,许多住户搬进去后手机信号往往停留在一格处。中国铁塔贵州省公司贵阳分公司一份数据显示,在贵阳市,类似这样没有信号或者信号偏弱的小区有近60个。

  在这个通信发达的时代,没有信号,会发生怎样的故事?

  大学生:地震那天的焦虑

  2008年,李青还是一名大二学生。

  5月12日下午2点28分,汶川大地震发生的时候,他正在贵州一所大学教室里上英语课。他刚看到电灯不停晃动的时候,外面已经有学生开始喊地震了。

  李青和同学跑出教学楼的时候,才看了看手机上的新闻,四川地震了,震中在汶川,他的家乡德阳是重灾区。

  “先打电话问问父母是否安全。”这是李青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,他的父母住在老式的居民楼三楼,并且中午有午睡的习惯,地震发生的时间,正好是他父母午睡的时间。

  “千万不能有事!”一边拨号码,李青一边默念,可是,电话拨过去,里面传来机械式的回话,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。

  李青有些着急,他试着拨打住在附近的亲戚和与父母要好的朋友们的电话,均无法接通,他以为是自己电话出了问题,借了几个电话,打过去还是没有信号。

  “整个下午的焦虑心情,至今记忆犹新。”李青说,他已经记不清楚总共拨了多少次电话,得到很有耐心的回复,“请稍后再拨。”

  直到晚上7点,李青才拨通电话,电话那端传来妈妈的声音,“儿子,我们都没事,放心。”

  李青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以至于他现在留下一个后遗症,无论什么时候,都要注意手机信号是否畅通,他也会24小时开机,“不然,家人联系不上自己该着急了。”

  这个在外不断打拼的四川人,在大学毕业之后,辗转多地打工,他租住的房子里,时常没有信号。这给他带来不少麻烦,比如领导正在电话上交待一些工作,突然没信号了,打也打不出去。又或者女朋友正在电话里生气,信号又没了,“那下场,可惨了。”

  股民:信号不好炒股亏本

  吴霞从2014年11月开始炒股。

  和以前的老股民不同,她用不着每天跑证券交易中心去看股票走势,或者坐在电脑面前交易股票。她是某公益组织的摄影师,经常要下乡拍图。经常出差的缘故,她的股票交易全都是在手机上完成。为此,她在后来专门换了大屏幕的苹果手机,并用上4G网。

  2015年6月4日,她在贵州省黔西县一所小学里拍照。休息的时候,她会看一下股票走势,因为手机信号太差,她甚至无法刷新股票实时信息。

  偶尔,走到开阔地运气好些能刷新一下股票信息。她看到大盘从开盘就开始跌,吴霞意识到情况不对,想赶紧把手中持有的几只股票全部卖掉。

  然而,每当她想点击交易的时候,总是连不上网。折腾了几个小时,到了下午,几支股票都到了跌停的边缘,她依旧没有成功卖掉。

  “既然没卖掉,那就留着吧。”吴霞想,目前股市总体是向上走,这只是一点小波折,吴霞是个谨慎的人,因为是新股民,她买短线。也就是说,赚些钱她就会立即卖掉。但这次,因为信号的问题,她没有卖。

  然而,谁也没有想到,股市从2015年6月15日开始急转直下,吴霞的几支股票都不断遭遇跌停,她原本20万元的资本,股票全部遭遇腰斩,原本赚了不少钱的她,现在本钱只剩10万元不到了。

  吴霞只得苦笑,要是那天有信号该多好。

急救医生:耽误救治

  陈红杰是一名急救医生。

  这个来自贵州湄潭的90后,在聊到信号问题的时候,“多得已经一时想不起具体的案例了。”

  他从贵州医科大学毕业之后,便成为贵州省急救中心的医生。每天,他至少会和4个报案人进行联系。

  “许多拨打120或者96999的人,最开始在电话里说的都只是大概位置。”陈红杰说,急救医生需要联系报案人,方能知晓病人的具体位置。

  这就意味着,如果一旦联系不上报案人,就会耽误救治。

  陈红杰回忆说,急救中心曾接到报案,在西二环附近一所学校的学生摔倒了。“当我们接到任务之后,始终都联系不上报案人。”陈红杰说,他一路上都在拨这个号码,到了目的地,拨了10多次,依旧没有信号。对于没有信号,急救医生们也找到一些应对办法。陈红杰说,通常这样的做法是拉响警笛,让报警人知道救护车来了。或者边走边问,附近有没有知情者。但那一次,他们拉响警笛等了很长时间,也问过许多人,依旧没能找到伤者,对方也没有继续拨打急救电话。

  无奈之下,救护车只得返回,如果联系上了又马上前往救治。

  类似因为联系不上而无法救助的情况还有很多,几乎所有的急救医生都曾遇到这种耽误救治的情况,并且不少。

  陈红杰还遇到一个差点因信号问题耽误治疗的案例,这让他至今记忆深刻。

  一位住在三桥附近的76岁老人患肝腹水,肚子里积水,不断膨胀。由于受不了,他用菜刀把肚子划开,让积水流出来。

  与此同时,血也跟着不断往下流。

  买菜回家的老伴看到这个情况立即拨打急救电话。

  陈红杰赶到三桥附近时,却怎么也拨不通老人的电话,陈红杰下车挨个问,同时拉响警笛。后来终于找到一个老人的邻居,把他们带到患者家里。

  “整个过程,因为信号不好耽误了20分钟的时间。”陈红杰说,所幸老人只是用菜刀破坏了脂肪层,并未伤及脏器。虽然老人最终得以成功救治。但整个救治过程让医护人员都捏了一把冷汗。

  “如果再晚些找到,或者联系不上,老人就危险了。”陈红杰说。

  隧道工地:手机只能看时间

  到目前为止,罗章臣已经在地底隧道呆了半年。这个27岁的四川小伙,负责贵阳市轻轨项目的南明河下穿隧道建设的测量,工作之一就是要查看隧道进度到哪个位置,掘进的方向是否有偏差。

  因此,他必须每天在地底通过仪器进行测量矫正。在此之前,他是川煤集团的技术工,工作地点也是在地底。也就是说,从学校毕业之后,他的工作环境就一直都是地底。

  一个直接的问题是,地底都是没有信号的。在地底,他的手机揣在兜里,唯一的作用是偶尔可以看看时间。

  和罗章臣一起工作的工友们,也都已经习惯了这种没有信号的生活。在地底,他们的联络全靠对讲机。但即使这样,地底潮湿的环境和换气扇的噪音使得他们的通话并不顺利,还不如小跑几步过去说话。常年白天联系不上,远在四川达州的家里人已经习惯。于是,他们和罗章臣的通话时间全部变成了晚上。

  有的时候还是不方便,比如家里白天出现什么紧急情况,而又联系不上他。往往是只有等到晚上才知道消息,“而此刻,就成了最后一个知道的人了。”罗章臣苦笑着说。

  如今,他是一个4岁孩子的父亲。

  似乎是为了弥补这份遗憾,罗章臣每天晚上从工作的地底回到宿舍之后,一定要先给家里打一通电话,道一声家里人都还好吧,问一句孩子写作业没有等等家长里短的问题。

  对于他来说,有信号的日子似乎才算正常。4岁的孩子知道,如果爸爸白天打电话来,肯定是放假了。

  返乡者:微信红包发不了

  龙立标是黎平县龙溪村支书。

  他一直有一个心愿,是能让这个村里一个名为八良寨的地方把通信弄好。

  这个寨子总共有250多人,直到现在都没有用上手机,不是买不起,而是一直都没有手机信号。

  唯一与外界联系的,是寨子上安装的三台座机。

  这就好像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场景,外出打工的人想给家里打电话,只能打到寨子里小卖部的座机上,然后老板像个高音喇叭一样,放开嗓门喊村里人接电话。

  但即使这样,寨子也经常出现失联的情况。

  “如果天气不好,座机都打不通。”龙立标说,这意味着,村里要通知一些事情必须走路到寨子上挨家挨户通知,山路不好走,来回至少3个小时。这个寨子距离村委会有7.5公里,而且不通路,摩托车都很难骑进去。

  在他担任村主任的这些年,基本上每周都要徒步去一趟八良寨,有的时候村民外出种地或者赶场,还得等上一天,再返回自己家,已是深夜。这个原本只需要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的问题,给龙立标增加不少麻烦。麻烦的不止是这位村支书,更是八良寨上的年轻人们。

  外面打工回家过年的年轻人们,再时髦的手机都只是一个摆设,没有信号,手机变成了游戏机,他们如果要发条过年短信,必须要跑到7.5公里外的村委会去发。“当然,刚流行起来的过年发微信红包也发不了。”一位寨上的年轻人如是说。

  许多人直接把买来的手机丢在家里,直到要离开家的时候,才把电充上。“只有在外面才能用上手机。”上述这位年轻人说,正因为如此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意留在寨上,有的人家甚至一年才能得到家里人的消息。

  “来点信号吧,也让我们寨子过上现代人的生活。”这位年轻人说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晓羽、李青、吴霞系化名。)

  最近一次比较尴尬的遭遇是手机没有信号。

  某一天早晨,开车撞了地下停车场的立柱之后,打电话给保险公司。客服问,先生您的车牌是多少?我用拗口的普通话说是贵JGJ… … 两个英文字母的读音在西南地区看来极其难以区分,再加上信号不好,客服就不断地说,先生,您能再说一遍吗?

  于是,我就在这个JGJ的字母上说了不下10遍。到最后,客服放弃了,说,先生,您干脆报一下您的身份证号码吧。

  相信你也有过这种拿着手机却突然没有信号的经历。或许是领导正在给你分派任务,或许老婆正在问你干什么,又或许是你拍了张有意思的图,想上传朋友圈的时候。

  这个时候的你,可能是惴惴不安,可能是无奈,更有可能是想吐槽。

  有一天,手机没了信号,或许只剩下一个看时间的功能。要是在平时,有人会用手机沟通亲情,有人用手机炒股,还有人用手机与外界联络。但如果没有信号,这些事情都干不成。

  信号,已然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虚拟物品。而这个虚拟物品,越来越被重视。近日,贵州省政府办公厅印发《“无限网络·满格贵州——移动网络全覆盖”活动工作方案》,意在通过开展盲点盲区大搜索、大排除、大回访等工作,到2016年,全省乡镇以上城镇实现移动网络全覆盖,全省高速公路、高速铁路沿线实现移动网络全覆盖。

  这次活动,本报将全程追踪报道。

作者: 编辑:陈燕  
返回首页
相关阅读

多彩贵州微信二维码

电商云微商城二维码

多彩贵州微博二维码

耕云贵州新闻客户端
 
 
新闻推荐
专题策划
【专题】“践行”五大发展理念 贵州篇章
【h5特刊】贵州“十三五”规划建议 这些事影响你我
【专题】贵州即将县县通高速
【h5特刊】贵州高速这么美 你一定想去走走
【专题】贵州省第三次项目观摩会
【H5特刊】中共贵州省委十一届六次全会一览通
【专题】贵州省委十一届六次全会
【专题】刘芳——大山里的"海伦·凯勒"
新闻排行
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网站简介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
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(ICP):黔B2-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06001
营业执照: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408241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黔)字001号